<轉址Flash>

朧な記憶を抱える、この体の寒がりと交し合ってる、「そう、これでいいんだ。」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------ -- --: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別窓 | スポンサー広告
『沒入淵.湖。』
2006-08-01 Tue 00:00


『沒入淵.湖。』

雨在下著,透過滿是波濤的湖水表面看見的夜空是黯淡的,灰色調的,彷彿早已死去了一樣;又或者下著雨的天際真是這般死氣沉沉的。
『到底是誰殺了我?』
好疑惑啊。
但是,不可思議的,我一點都感覺不到自己心懷任何怨恨;是因為身軀早已失去感覺功能,感受不到絲毫的痛楚,才……?還是有其他緣故?

腦海中不斷浮現新的疑惑,舊的卻沒溶解在周圍的水裡,只是不間斷地堆積著。
原本流個不停,將周圍染得通紅的血液已經不再湧出,除去血液那紅得刺眼的干擾,雖說雨仍下著,但總算稍稍平靜了一些。因為這個緣故,我終於也開始注意起其他的事了。

但還是很困惑。

話說經過一段時間在水中漂浮卻毫無感知能力的生活,墬湖前對許多物質的認知經驗此刻也逐漸轉化中;譬如水,在現今只能由視覺去感受的狀態下,好像已經不是原始的水了。
我在水中飄浮著,沒有溫度的判斷,沒有觸覺的判斷,水倒像是暈著藍光的果凍、肉凍之類的物體,水的波動像是凍狀物體被輕搖著所發出的顫動,而水的上升下降在我無感的肌膚上,無論如何流動,如何摩擦,終究是毫無意義的,因為我感受不到啊!

而我呢?便是這龐大凍狀物體裡的小小雜質,隨著這物體的顫動緩緩飄流。幸好,四肢也會隨著飄流而改變仰臥的動作,有時手舉至視線所及之處,有時則是腳,這樣的事,能讓我暫時感覺到自己還擁有軀體,而不是被排除於軀體之外,如幽靈般毫無存在感的存在;好像已不是我的手的手在水中緩緩擺動著,手指順著水流做出彷彿撥弄琴弦的動作,那動作是緩慢的,卻極度優美;控制動作的是大自然的水,不是我,所以才這般優美嗎?
或許這才是人體真正的姿態,完全純淨的姿態。
體認到這事實的當頭,我的思緒是相當複雜的,該為了這樣的小事而高興?該因此感到羞恥、憤怒或是絕望?

好像都不是。

『啊。我的腦子一團混亂啊。』
『再這麼下去,我會發狂嗎?一個只剩視覺能力的人發狂起來是怎樣的?』
『若發狂了,會做出什麼事?我又能做出什麼事?』

我突然感到一陣好笑,或許即將陷入瘋癲的狀態了吧?
不過,真是奇怪,既不是歡欣,也不是羞恥、憤怒或是絕望,那麼我現今到底是懷抱著怎麼樣的心情在飄流著呢?好奇怪,好像隱隱約約的,有期待的成分嗎?

這可真奇怪啊!

除此之外,好似還有許多的,我無法說明的,是孤獨嗎?是快意嗎?
一片混亂,真是一片混亂。
『我真的要瘋狂了嗎?也許早已瘋狂了?』
『若早已瘋狂了,那麼我現在所感受到的,就是幻象了吧?不是真實,不是真實對不對?』
若我能開口發問的話,我絕對要大聲地喊出來;就算尖聲嘶吼到世人皆聽見也行,就算只能反覆詢問自己也行啊。
我想問,無論如何……。

滿出來了,還是要爆炸了,我的疑惑還在不斷堆積啊!
阻止我!
『告訴我,我瘋了。求求誰來告訴我,我瘋了!我是瘋了,對吧?對吧?』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別窓 | [作品]詩‧小説‧随筆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
『沒入淵.聾蟲。』 『Chris's Crime』『插畫‧The Laboratory』
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 

管理者だけに閲覧
 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


『Chris's Crime』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