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轉址Flash>

朧な記憶を抱える、この体の寒がりと交し合ってる、「そう、これでいいんだ。」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------ -- --: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別窓 | スポンサー広告
『沒入淵.秘密。』
2006-08-03 Thu 00:00


『沒入淵.秘密。』

對不起,對不起,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。
對不起,我終究還是無法壓抑。
再也無法壓抑地,我以狂亂的姿態,終於還是墬入那美麗的禁地。
墮落。
再墮落。
就像將手掌浸入冬日凜冽刺骨的流水中,那寒冷教人渾身顫抖;妹妹瞳孔中那好似冬日結凍的湖水般的深青色,就像湖水般將我團團包圍。
好冷,好痛,好可怕,好墮落。
我好喜歡。
我們以理智尚能認同的方式,交換著彼此的溫度。
人與人之間靈魂的模糊地帶,在此刻毫無限制地無限放大──望向躺在懷中的妹妹的身體,我心底響起了脆弱、空洞卻也是溫柔無比的響音。

今天,是她十八歲的生日。

我們在顫抖中度過了寒冷的夜晚。

脊椎與肋骨架構成的區域,包覆著有如紙張般蠟白的肌膚,妹妹那有著些微凹凸的背部,略微顫抖著,顫抖著。緊張而夾起,放鬆而舒緩的肌肉,就像白色的花朵隨風搖曳似的,那是極富官能美感的誘惑啊。

一口將我吞下去,然後在口內瘋狂舔舐我吧!我知道妳做得到的,因為……。

剛盛開的花……。

『很舒服吧?』我問。
來回撫弄彼此赤裸背部的手依然沒有停下來。
妹妹一句話也沒說,緊閉的扭曲的雙眼顯得好迷離;總是運用這般壓抑的方式索求對方,卻又在重要關頭強忍著將激噴而出的欲望,啊!好空洞好空洞的方式啊!
越是感覺到自己的身軀底部變得空洞,我們不就越想要去填補嗎?然後,不夠的,每次的索求都換來更大的空虛,不夠的,就像喉嚨乾渴卻抓起一把鹽巴往嘴裡塞。
這樣的事情還能繼續到什麼時候啊?

可是,可是,真的好舒服噢。

光是互相撫摸著,好像就要死掉了。
哦,哦,哦,真的要──要──要死掉了啊!
妹妹伸向我跨下的手,什麼時候才要──啊──要是那邊的話──我會整個崩解啊。
如泥偶般崩解崩解再崩解,不斷崩解崩解,碎裂成細粉,然後死掉。
唔,好熱。
『很舒服吧?』我又問了一次。
這次,妹妹緊皺的眉頭,很明顯地表現出不。是因為我想打破這時刻寂靜而不?
但是我好想聽。
『好──舒──服──。』這樣的聲音,我好像還是先發出了。
而且,是嘶吼。
一點都無法克制的叫喊出口,那是嘶吼。
是嘶吼。
是愛。
在這最後一次沐浴在妹妹那彷彿觸不到底的身軀的夜裡,我好像還是輸了。
輸了。
妹妹看似纖細的手玩弄著我最脆弱的部份,我卻搶先一步像低等野獸似地放蕩喊叫,藉著拼命宣洩慾望意圖將妹妹也早點拉入炎熱狂暴的漩渦中。快啊快啊,一起進來吧!表現出來,愛啊慾望啊高潮啊,全都喊出來吧。有愛吧?有愛吧?

雖然空虛,不過也有愛吧?

好熱,好舒服,好想哭,其實這麼想著的我,在根本上我老早就輸得一塌糊塗了吧?
不過沒關係。

『說啊說啊說啊。』
我朝那彷彿一碰就會滲出甜甜的汁液的,充滿年輕的光滑彈性的肩部肌膚,一口咬了下去。
我知道,那一定會受傷。
不過那也沒關係。
哭吧哭吧。
在我嘴裡滿是嚐到了像是添了水的糖漿般,淡淡的甜味時,哭給我看吧。邊笑邊哭的,給我看!那真的是很美麗的背,儘管寒冷至極,不過好漂亮好溫柔,舔了一口就能得到救贖的完美的背。好好看好好看喔。

所以請哭給我看好嗎?

『……。』
她還是強忍著,什麼話也不說。但是,呼吸聲……。
有了,呼吸聲,顫抖,低吟,困惑,衝動,燙,瘋狂,飢餓,好多好多,全又經過她抽動的手,回到我的身子裡了啊。就好像透過連接著兩人身體的那錯縱複雜的空管,拼命在兩人體內加成著的慾念,嗚,擠來擠去的,衝直撞地……。

很舒服,她說。
真的很舒服,她說。
所以請不要再說了,要不然會太舒服了,啊,她說。

這是今夜她第一次發出呻吟聲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別窓 | [作品]詩‧小説‧随筆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
『乱歩地獄.迷亂與耽美、華麗的極致之愛。』 『Chris's Crime』『沒入淵.聾蟲。』
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 

管理者だけに閲覧
 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


『Chris's Crime』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